晨曦里的莫高窟-新華網
<menu id="qq2o2"></menu>
  • <td id="qq2o2"></td>
  • <td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td>
    <bdo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bdo>
    新華網 > > 正文
    2022 05/25 11:13:16
    來源:人民日報

    晨曦里的莫高窟

    字體:

    記得第一次到莫高窟,是在上世紀70年代初,我在甘肅師范大學學習的時候。從那以后,莫高窟成了我魂牽夢縈的地方,幾十年間不分春夏秋冬,數十次到訪?;騾⒂^洞窟,或臨摹壁畫,或現場寫生,或學術交流,每次都有新的感悟和收獲。

    在莫高窟,我瞻仰過雄偉壯觀的彌勒大佛,臨摹過美麗善良的九色鹿、慈眉善目的菩薩和神采飛揚的飛天,描繪過姿態萬千的“反彈琵琶”,欣賞過張議潮統軍出行收復河西的雄強之氣……正是在這“東方民族之文藝淵?!?,我尋到了中國美術的古老淵源,確立了“心隨敦煌”的藝術追求。

    新中國成立后,在黨和政府的關心支持下,經過幾代人的精心保護和整理,莫高窟成為全世界矚目、光彩熠熠的古代美術“博物館”。作為甘肅的本土畫家,我們有責任用畫筆表達對于敦煌藝術的崇敬與理解。

    我們閱讀了有關史料與書籍,領略了敦煌藝術的偉大與神奇,深為常書鴻、段文杰、樊錦詩先生的藝術人生和“夜夜敦煌入夢來”“一畫入眼中,萬事離心頭”“我心歸處是敦煌”的熾熱情懷所感動。經過反復探討,我們確定創作一幅以莫高窟為主體形象的絕版套色木刻版畫。為增強現場體驗,在動筆之前,我又一次走進莫高窟,感受金秋時節莫高日出的壯美。

    大約清晨七點鐘,我在朋友的陪同下來到莫高窟,登上莫高窟對面的三危山。站在山頂,微風吹拂,山色朦朧。三危山巔有個牌坊叫南天門,由此俯瞰群山,逶迤連綿,莽莽蒼蒼,一派雄風。而鳴沙山和莫高窟則靜靜地沉浸在黎明的晨曦里。

    很快,天邊泛起了紅色,群山漸漸亮了起來。我知道太陽就要出來了,連忙來到正對莫高窟九層樓的宕泉河畔,在當年常書鴻先生寫生過的地方,等待莫高日出的動人時刻。

    八點二十幾分,太陽出來了,最先沐浴到陽光的是鳴沙山主峰。高峻厚重的山體,連綿起伏的沙丘,自然流暢的流沙線條,溫暖厚重的赭紅色彩和涌動著的大漠氣息,在明亮的晨光里呈現出勃勃生機。這時,就像一塊大幕緩緩拉開,陽光漸漸下移,剎那間照在了依崖而建的九層樓上。只見宏偉的九層樓漸次變得清晰,高聳的攢尖寶頂、錯落的彩繪窟檐、挺拔的紅色立柱和高深莫測的紅門,在陽光下光彩熠熠,亮麗奪目。陡峭的崖壁和一個個洞窟也瞬間顯現,凹凸有致,光影斑駁,如夢如幻。

    很快,陽光傾瀉于莫高窟前繁茂蓊郁的樹叢上,亮黃色的樹葉在明媚的晨光里如金子般閃耀,飛鳥憑空翱翔,天地一片輝煌,呈現出史詩般壯麗的圖景。

    看著眼前的美景,我激動地揮動畫筆,記錄下這醉人的絕美瞬間。

    回到蘭州,帶著激情,我和朋友投入了創作。我們商量后決定這樣描繪:一位畫家佇立在莫高窟前,畫架已經支起,畫布尚是空白,他在起筆之際深情凝望九層樓,激情涌動,一切盡待揮灑。

    畫面上的人物形象不是很大,但姿態優美,非常醒目。和煦的陽光把九層樓、石窟、崖壁和秋樹染得絢麗燦爛,人物與環境自然融合,形成優美的情調和意境。

    經過半年多緊張創作,作品終于完成了。展出后畫界朋友評論,主題鮮明,形象生動,色彩強烈,具有較強的視覺沖擊力和藝術感染力,使人在美的享受中產生無限遐想。

    而對于我來說,這不僅僅是完成了一幅畫作,更是把莫高窟的秋天、把敦煌之美,永遠鐫刻在了心中。(李寶堂)

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劉勉】
        最刺激黄大片,不卡视频无码一区二区三区,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
        <menu id="qq2o2"></menu>
      • <td id="qq2o2"></td>
      • <td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td>
        <bdo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