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徐貴祥長篇小說《琴聲飛過曠野》:純美的童心與歷史的初心-新華網
<menu id="qq2o2"></menu>
  • <td id="qq2o2"></td>
  • <td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td>
    <bdo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bdo>
    新華網 > > 正文
    2022 05/25 11:12:55
    來源:光明日報

    讀徐貴祥長篇小說《琴聲飛過曠野》:純美的童心與歷史的初心

    字體:

    長篇小說《琴聲飛過曠野》 資料圖片

    《琴聲飛過曠野》(明天出版社2022年4月出版),是徐貴祥創作的首部兒童文學作品,這既是一部從正面全方位描寫幾個孩子生活、情感和命運遭遇的作品,也是一部別樣的革命歷史小說,兒童及其生活既是小說表現的內容和對象,也是作家進入中國現代革命歷史的獨特路徑。

    作品有著鮮明的現實主義精神和浪漫主義品格。小說以20世紀30年代大別山區的紅色革命歷史為背景,故事雖為虛構,卻以歷史真實為基礎。我們隨處可見重要歷史事件介入文學虛構,對人物生活和命運的影響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部作品并不像作者以往小說如《歷史的天空》《高地》等那樣聚焦戰爭本身,致力于革命歷史宏大場景的正面展示,而是將“人”推上歷史前臺,在社會生活和人際關聯中,致力于“人在歷史中”生存、生活和生命狀態的展現,同時又與“歷史中人的命運”的揭示聯系起來,同步推進,求得“歷史”與“人”的平衡、和諧。當代歷史小說,曾因過分偏重“歷史”,尤其是歷史本質和規律的揭示,而使“人”和“文學”變成了“歷史”——絕對的歷史權威的注腳。反過來,在對這種注腳式歷史小說的反思性寫作中,歷史權威性的解構和歷史真實性的重構,又出現了面目模糊曖昧,超歷史、非歷史乃至反歷史的精神化與欲望化糾結不清的問題。作為一位嚴肅的歷史小說作家,徐貴祥顯然不愿意在打開歷史想象豐富空間的同時,再讓歷史變成現實欲望的投影,《琴聲飛過曠野》中延續了他對歷史的莊嚴態度,以及對人性、人情的深摯關切。

    《琴聲飛過曠野》對歷史真實性的還原,突出歷史與人向上向善的一面。這里有細心關注孩子的衣食生活、情感思想的葉晨霞和李桐,有關切孩子稚嫩心靈、不希望他們看到過于殘酷的戰斗場面而遭受血腥刺激的韋思源,有希望孩子掌握更多戲曲技能、富有俠義心腸的黃奎師傅,也有來自大城市用心教授孩子文化和藝術的朱瑪麗老師。革命者希望能“讓他們不再受窮,把他們的童年還給他們”,他們帶戲班走街串巷演出,并不僅為了掙錢,也為讓孩子們見世面,了解正在變化中的這個世界。即便在戰火紛飛的時刻,他們想到的也是“一定不能再讓孩子們冒險了”,把孩子轉移到老根據地,給他們找地方讀書,學知識,長大后“為國家做大事”。

    作家用輕靈風趣的文字,呈現了一個個多姿多彩的兒童形象,展現了他們平凡淳樸而又可愛可敬的心靈,細致而又深入地發掘出孩子們純潔、堅強、善良的品質,以及潛藏在他們身上的發展潛力和強大可塑性。無論是在最初的茶山戲班,還是在紅軍宣傳隊、隨營學校的文藝隊,抑或臨時根據地的文藝隊,作家對孩子們之間的團結、友愛、互助、合作,都進行了生動細致的表現,對師徒情、師生情、母子情的描寫,都飽含人性之善和人情之美。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,他們的胸懷是如此坦蕩,感情是如此朗健,心地是如此良善,意志是如此強韌,某種意義上已達到了現實與理想完美交融、充滿崇高感的詩意境界。

    對善之高揚、弘揚,在根本上造就了藝術之美?!肚俾曪w過曠野》之美,在乎山水自然之美的簡潔描畫,在乎人物心靈之美的輕妙點染,亦在乎生活之美舉重若輕的發現。這里的美,是生活化的、社會化的,并不將人物的政治化情感、立場和態度排除在外。相反,當《國際歌》《團結起來到明天》等歌曲一次次唱起并往復回蕩于山谷、曠野和人物的內心之時,其感人的力量超越時空?!肚俾曪w過曠野》中蘊含的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,是建立在作者對“善”與“美”的信念和執著追求上的,拒絕蒼白、空洞和僵硬,是作者自我的精神救贖和靈魂洗禮。

    與徐貴祥以往的小說相比,《琴聲飛過曠野》篇幅較為簡短,風格更為清新明朗,在人物塑造和歷史復雜性的揭示上也有所不同。但從發掘革命精神資源、重新審視革命歷史,重新召喚和豐富革命的精神意義上看,《琴聲飛過曠野》又與他以往的小說一脈相承。小說在聚焦革命年代兒童的生活、情感、心理和成長的同時,關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和抗日戰爭的宏大革命史,通過一個個具有鮮明個性的兒童形象,不僅展現了一個藝術團體和團隊的成長,更展現了現代歷史中民間社會的生存狀態、抗爭意志和命運轉折。小說具有回歸日常生活和人情倫理的質感,也正是在日常生活和情感的質地上,生長出超越性精神訴求和終極信仰。這是小說的獨特價值所在。

    小說中的兒童形象展示出一種革命最初萌芽、發生的狀態,他們與更為理性成熟的革命者一起,共同構成現代中國革命歷史源源不息的流脈和信仰傳承的譜系。小說用輕盈靈巧的筆法,通過其言其行表現其情其意,充滿童心童趣,更在其中寄寓著初心。歷史造就他們的信念,信仰鑄就他們的靈魂。對于作者來說,這是一段尋訪初心、凈化靈魂之旅。對于讀者來說,這何嘗不是尋找時代背后的宏深歷史血脈和超越性價值理想的過程?

    在歷史通往現實的途中,如何對歷史進行更為理性的認知和評判,如何對中國現代性歷史進行總體的、兼有思想力度和情感溫度的體認,是對關注民族和人類未來的寫作者的考驗。尊重歷史、立足現實、面向未來,是歷史思考開放性品格建構的必由之路。返回革命歷史發生的起點和現場,以敬畏之心觸摸歷史和人性真實存在的細節,看到那段歷史中包含的崇高精神訴求,看到友愛團結、犧牲自我成就他人的道德理想,是《琴聲飛過曠野》的重要價值和啟示。(作者:吳義勤,系中國作協副主席、書記處書記)

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李然】
        最刺激黄大片,不卡视频无码一区二区三区,gratisvideos另类灌满HD
        <menu id="qq2o2"></menu>
      • <td id="qq2o2"></td>
      • <td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td>
        <bdo id="qq2o2"><center id="qq2o2"></center></bdo>